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国际>  正文

一张黑洞照引发的“血案”:视觉中国犯众怒!深夜被约谈 目前已关站整改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9年04月12日 08:53:00


  视觉中国网站因黑洞照片版权问题引发公众质疑,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昨天更是直接质问国旗、国徽版权也是贵公司的?4月12日凌晨消息,据网信天津,4月11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天津网信方面表示,经查,视觉中国网站(域名为vcg.com)在其发布的多张图片中刊发敏感有害信息标注,引起网上大量转发,破坏网络生态,造成恶劣影响。上述行为违反了《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根据《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行政执法程序规定》,我办依法约谈该网站负责人,责令视觉中国网站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并保存相关记录。要求其切实履行网站主体责任,从严处理相关责任人,全面清查历史存量信息,同时要求该网站加强内容审核管理和编辑人员教育培训,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图片来源 / 网信天津微信公众号

  视觉中国官方微博亦在12日凌晨致歉:目前,公司已采取措施对不合规图片全部下线处理,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自愿关闭网站开展整改,进一步强化企业自律,强化制度建设,提升内容审核的质量,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目前,视觉中国的网站已经打不开

  同时,视觉中国深交所发布早间公告称,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公司网站负责人,责令公司网站全面彻底整改并在此期间暂时关闭网站。公司正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并配合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彻底整改,加强管理制度建设,提升内容审核的质量,坚决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4月11日,因对全球首张黑洞照片申明版权,视觉中国被推上风口浪尖。随后被网友扒出,视觉中国网站上存在大量国旗国徽等图片,亦归属于视觉中国版权,需要付费购买。

  先是昨天下午@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引起了网络热浪。

  昨日晚间,围绕相关现象,新华社、人民日报也分别点名视觉中国。新华社质疑了黑洞照片的版权归属问题,并提及视觉中国上国旗、国徽等照片的商用行为。人民日报则直言道,“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有著作权。问题在于,著作权是否成立?平台有没有净化版权池?商业模式是否经得起推敲?”直指视觉中国核心商业模式问题。

  更为戏剧性的是,2014年视觉中国上市,10名大股东曾承诺60个月内不转让股票,解禁日正是4月11日。这些股份占比55.39%,按当下的公司市值计算,将有价值108.65亿元的股票流入市场。

  此次解禁是五年前(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所定向增发的股份,当时定增发行价为5.28元/股,五年期间未实施过股份送转。

  视觉中国此次解禁涉及的股东有十位,分别是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且这十位为一致行动人,为视觉中国实控人。其中李学凌为欢聚时代(YY)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图片来源 / 新华社

  新华锐评:“视觉中国”,咋啥都是你的

  今日(12日),“视觉中国”因黑洞照片版权问题引发公众质疑,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更是直接质问“国旗、国徽版权也是贵公司的?”直指其版权不合理售卖问题。一个号称以版权保护见长的公司,却连国旗、国徽都明码标价,直至公众发现才匆忙纠正,究竟是疏忽大意还是视而不见?不能简单一句审核不严就搪塞过去。保护版权是社会共识,但不能为了利益滥用版权,以版权之名,图利益之实。对于此事,仅靠当事一方的自我反省是不够的,有关部门还要介入做进一步调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这一系列发酵从何而起?

  这一系列的发酵源于那个黑洞。

  4月9日晚上21时,经过盛大预告,全球多家科学机构联手公布了首张黑洞照片。一时间,在微博、朋友圈、知乎等中国社交网络和媒体平台上,黑洞刷屏了。

  此时的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一手打造并于5年前成功借壳上市的公司,即将在12小时后遭遇一个巨大的舆论黑洞。

  是的,就在人类迎来首张黑洞照片之后一天,只需要再过一天,柴继军和他的视觉中国创业伙伴们,就可以把自己锁定5年之久的纸面资产变成一笔可流通可交易可提现的真正财富了。

  可是,黑洞就是这么神奇,却临门一脚,在这一天爆发,仿佛要让视觉中国再也无法借助“合法维权”的加速度逃出被告们的怒火。

  和每一次网络舆论事件相似,这次又是好事者从视觉中国网站上发现了槽点:一张网页截图显示,视觉中国将这张由科学机构公诸天下的图片作为一件可售卖商品挂在了自己的网站上,并注明“此图片是编辑图片”,警告使用者若想用于商业用途则需进一步接洽。

  由此引发的一波波的舆论浪潮。

  视觉中国道歉了,但是,道歉有用吗?这个问题,恐怕没那么容易回答。但是那些从证券市场杀来的声音则在热烈猜测明天解禁百亿市值的视觉中国会不会因为这一个降临在前夜的黑洞而陷入跌停?

  其实,从授权程序上来说,黑洞照片本来只不过是视觉中国每天新增海量版权资源中非常普通的一张。

  然而却给视觉中国带来非常不普通的影响。

  21君昨晚推送的文章刚刚,视觉中国道歉了!80%营收源于“维权”?近7年涉诉讼1000多起!给大家讲了视觉中国这家公司的盈利模式,这里再给大家截取部分内容来看看视觉中国这家公司:

  视觉中国八成营收源于“维权获客”?

  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其核心业务板块为“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娱乐”,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

  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陆A股。

  从业绩状况来看,视觉中国最近三年业绩稳步增长:

  2015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5.43亿元、7.35亿元、8.1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8亿元、2.15亿元、2.91亿元。

  此外,最新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营收和净利润均保持两位数的稳定增长,前三季度实现收入7.01亿元,同比增长20.97%;净利润2.20亿元,同比增长35.31%。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为上市公司贡献 80%营收的核心业务“视觉内容与服务”,正是被众多企业质疑“钓鱼维权”的部分,其主要方法是“维权获客、维权创收”。

  2018年前三季度,这部分业务为视觉中国带来了5.73亿元营收,2.23亿元净利润。

  截至4月11日收盘,视觉中国的市值高达196亿元。

  报告分析称,受益于版权保护,行业和公司有望收益快速增长:

  中国版权图像素材2017年理论市场规模186亿,实际市场规模14.6亿,正版率仅8%。国内图片侵权普遍,Pixsy数据显示,64%摄影师经历过图片被盗用,其中28%为商业盗用。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中国版权视觉素材市场正版化率持续提升且空间较大。作为该行业龙头企业,有望受益快速增长。

  有网友戏称,视觉中国才是真正的黑洞概念股。

  商业模式早已备受诟病

  上海证券报在2018年9月的报道《“视觉中国”,王者还是贡臣》一文中提到,接近视觉中国人士透露,视觉中国并不追求直接判决赔偿,主要是为了将维权变为销售,转被告为独家签约客户。

  视觉中国表示,大多客户会在诉讼判决前与其达成和解,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关于视觉中国商业模式的争议其实由来已久。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也在微博上吐槽称:“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去年7月,张颖就曾对视觉中国“勒索式”商业模式进行过质疑,张颖称:

  视觉中国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他认为,从该公司收入角度来看,据说“战果颇丰”。“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

 

  据腾讯深网,有数据显示,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大量涉维权诉讼金额均未提供给相关摄影师,一位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对此表示,“独家签约视觉中国的合同上有将维权事宜独家授权给视觉中国的条款,这基本锁死了大部分摄影师自行维权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一些摄影师或企业机构并未授权给视觉中国的图片,他们也正在使用。根据此前上海证券报报道,有A股上市公司负责人称视觉中国图片库中与其相关照片皆“未获得人物肖像权或所有物权”,“而且存在违规商用行为,侵犯人物肖像权及所有物权。”“我们已经基本完成证据收集,即将起诉视觉中国侵权,要求其图片库立即删除全部侵权图片。”去年,该上市公司无意间发现,其多位高管及负责人的个人照片,其经营场所、厂区及工程机械设备的照片,大量出现在视觉中国网站与图片库中。

  7年涉诉讼1000多起

  据强韵数据统计,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诉讼1000多起,案件涉及主体主要是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和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案由均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或网络传播权纠纷。进入诉讼阶段,则多为视觉中国依赖Getty提供版权证据的案例,案件共涉赔偿约624万元。

  另外天眼查数据显示,视觉中国主体公司为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35条。

  天眼查查询结果

  其中,89条是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起诉他人或公司。视觉中国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4.8亿余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5.84%,其中“视觉内容与服务”为公司核心主业。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010)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