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时评>  正文

周炜:大格局是世界变平,迎来全球化机会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7年12月20日 11:19:49

  12月5日上午,北京•jw万豪酒店,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上,创世伙伴基金创始人周炜作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周炜:今天早上我刚从乌镇赶过来,不可免俗的蹭了一些饭局,今天在21世纪在现场,刚才王理事长讲的时候我感慨很多,没有想到社保基金王理事长对最新的创新形势,包括具体共享的东西了解这么多,确实比较吃惊。说明一点专注早期创新的投资机构下次可以找王理事长,之前不敢碰,觉得太高大上了。第二是许小林刚才讲的非常认可,大格局的东西,我们感受比较深的。我们作为美元出身的机构,我是在2007年kbcb创始团队,带领tmt团队十年时间,其中六年多作为主管合伙人管理tmt投资。所以在我们的特征是投的特别早,75%以上的项目都是a轮的项目,同时我们不追求投大数量,每个领域只有一家,我们希望能够专心扶植这一家企业成功,这是我们团队投资的特征。

  从过去这些年,我个人来说,创世伙伴资本是今年4月份发布的,我只能说过去个人的,不能用机构来说。过去个人来说创新金融领域投八家企业,其中有三家,宜信、京东金融、融360都已经是数十亿美金,甚至于更大的独角兽,这是创新金融领域的投资,全是a轮。第一家机构投资人。

  在内容平台这个领域也做的非常成功,从pc时代的中文在线(行情300364,诊股),到音频领域的喜马拉雅也是a轮,我们是最早的机构投资人。昨天我很开心,因为喜马拉雅在12月3日的知识节实现1.96亿人民币的收购,这个是我们很开心的在于它开启中国知识付费的时代是喜马拉雅开创的。在短视频投了一下科技,十年九个独角兽,有五家公司上市。

  我们作为一个早期的tmt美元投资机构,在世界顶级的大机构里,为什么我们要投做自己的独立基金呢,其实跟刚才许小林讲的过去几年趋势也是有关的,中国我们看到创新,实际上在过去最早的没有发生。在我们做风险投资的前五年,从2007年到2011年,经常会被海外友人置疑,你们作为全球顶级的海外投资风险机构,中国人,为什么总是投抄我们模式的机构。这个很不好意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时确实很少创新。

  但是在2011年开始已经明确感受到中国的创新开始出现了,昨天在乌镇也看到,我们看到一些模式的创新。后来看到不光模式的创新,行为的创新,包括技术的创新。这两年看到很多国外公司,包括美国公司开始从中国抄袭我们的一些模式,这种趋势都出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全球顶级投资机构,我们团队做了那么久之后,深切的感受到第一我们很想有力的支持中国创新。第二在现有的中国创新越来越多,进化速度越来越快,经常一场战争一年半就打完了,从打车到单车一年半就打完了。为了更好支持中国的创新建立了创世伙伴,英文名字代表我们的意愿,中国创造的支持者。

  结合今天的主题,大机构时代,大基金、大退出,刚才王理事长也讲了大格局,从我们来说就谈具体的东西,我们作为一个早期风险投资机构我们看见了什么。首先第一,大格局是世界变平,迎来全球化机会。这句话很多年前就有人在说,《世界变平》这本书是pc时代写出来的,但我们认为pc时代世界并不是真的平了,在那个时代描述的主要是一些硬件制造业的全球化转移,在描述这个屏,实际无线互联王的时代才真正实现世界是平的。

  举个例子来说,我经常喜欢举的例子是成都这个地方,作为西部的一个城市,在pc时代以及之前,你是不能想象的,一创新公司在全球市场上,全球竞争在世界各地获得利润,这是相当困难的,在pc时代也没有出现。但在无线互联王时代,成都出现了多家无论在游戏还是在无线互联网应用做的非常出色的公司,利润都非常好。

  为什么呢?有几个原因,首先一个大环境,在无线互联网的产业链条上,从硬件制造、元器件制造到组装生产,到手机的品牌、操作系统、生态环境、开发者、支付,所有这些链条里,只有操作这一个环节中国是没有优势的。ios、安卓被国外掌握,其他任何一个环节中国都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在产业链条如果这么多链条都有优势,有开发群体,中国无线支付环境是最好的,这种条件下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公司,这给中国的创业者一个很好的机会,这是成都地区的一些例子,用这个例子来经常告诉大家这是世界变平的一个标志。

  同时在全世界的互联网巨头里,中国实际上现在在前十名的互联网上市公司里,始终占满五席,未来这个比例肯定可以维持,甚至一些新的互联网巨头上市的话,这个比例还要上升。

  为什么会在今天,除无线互联网的平台给中国更多的机会,产生更多的巨大机会以外,为什么同时认为还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呢?最近的论调很悲观的,很多人认为无线互联网的红利到期了,基本上结束了,包括刚才许小林讲到未来人工智能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并不这样看。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现在要讲的大趋势,新技术、新人群的创业红利。

  尤其是新人群的付费习惯养成以及消费习惯的变化。新技术不多讲了,刚才已经覆盖了一部分。很简单,我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在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这个领域很有可能会重复无线互联网时代中国在全世界的一个优势地位。为什么这样说呢?同样的道理,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其实我们在底层技术上确实不占优。你看一下alphago,看一下波士顿机器人的后空翻就知道了,真正底层技术方面我们离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人工智能我们方面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包括机器人,中国有几大优势。

  第一,中国无论是政府还是用户、个体,对新技术的接受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这是我们观察到非常明显的特征,我们很快的就愿意去尝试一个新东西,不单是用户,包括地方政府都非常愿意去尝试新的一些创新的东西,甚至与冒险尝试自己并不懂的新技术,无论如何接受度是非常高的。这给中国所有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公司,他们很好的环境,可以把他们的产品在非常早期就在真实的商业市场里去使用。而这种使用,尤其在人工智能的领域,在真实环境下,用真实的数据在场景下,像刚才王理事长一直用场景这个词,我觉得很开心,这是无线互联网时代特别强调的一个词。在这个场景下,用真实的数据让它不停的运行,让机器去学习,我们可以把我们的底子没有那么强的人工智能的底层,应用层面训练的无比的聪明。这样的话,在全世界我们可以在应用层面,在具体垂直领域的应用上远远走在前面,最近对这些方面我们非常的看好。

  第二很多人认为不好的,但也是一个优势。在宗教信仰上,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特别强烈宗教信仰的国家,其实这也给了我们另一个优势,包括无人公共汽车,深圳已经上路了。这些东西其实在西方国家,在宗教根治于每个人心灵的地方,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自动驾驶技术,包括无人机。在宗教上会造成他们的信仰冲突,他们有很多的争论。但在我们这,我们可以很快把它商用。

  结合这两点,在下一个阶段我们认为新技术中国是有很多新的机会,不用悲观,这方面我们觉得仍然有很多的优势可以把它发挥出来。

  第二是人群的变化,新人群画像,这是我们第二个红利。虽然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好像消失了,无线互联网的红利也逐渐比较少了。但是事实上,我们已经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从去年开始,中国的用户,用一句古话叫“量变到质变”去年中国消费力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向,拐点出现了。年轻一代在消费这一块我认为是占据了绝对的力量。这个比较明显,在我们看的以前用户数量比较小的公司,虽然提供的服务包括互联网教育公司,虽然用户数量比较小,用户的付费也比较少,这些公司苦苦挣扎,不死不活,因为互联网增加的不错,始终不赚钱。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变化很多小公司他们的盈利产生了指数性的增长。原因并不是产品得到变化,很明显用户的付费比例和每个用户愿意付的金额明显上升,这就是代际变化。我们这代人,40岁以上的,我原来同事,200亿人民币上市公司的老板,我去他办公室,他在电脑上忙活,干吗呢?一看下载盗版电影。我说你弯腰系鞋带都损失多少钱的人为什么干这个事,几块钱在网上交钱就看了,他的回答这东西就应该是免费的,这是我们这代人从一开始用互联网养成根深蒂固的习惯。40岁以上的用户对无线互联网是无价值的沙漠用户。以前互联网公司上市主要数眼球算估值,讲故事算估值。但是从今天的数字,我们看到大量的公司是上市,今天年轻人愿意为他们觉得有价值的东西付费,这是非常非常大的变化。

  这个变化带来很多不同领域的变化,包括我刚才讲到我们投的喜马拉雅,现在两天时间产生2亿人民币的收入,就一个知识节卖的知识产品,这个东西在三年前不会有人相信这个收入模式会存在,但是它突破了,并且获得了这么大规模的收入。去年12.3知识节他们收入是5000万,今年翻了4倍。同时很多领域都看到这个趋势。融360在美国上市的时候,跟纽交所的ceo聊天,他请我们给一些建议,我说我的建议很简单,你们要赶紧重新教育美国的投资人,因为在美国投中概股的钱基本上是稳定数量。

  以前投中概股盈利比较一般,或者比较差的,这个时候他们隔着崇洋担心是很多的,今天我告诉他你会看到大量的财务指标非常健康的,非常漂亮的公司,他们能够在美国上市。同时,可能他们不像过去一样隔三年来一波,隔三年来一波,而是连续不断会有一些公司准备好到美国去上市,你应该要扩大美国愿意投资中概股的美元基数比例。上个月纽交所的ceo和纳斯达克ceo都分别访问北京,同时港交所刚刚宣布准备考虑对同股不同权,a、b股修改。这个都是针对中国创新公司的举措。

  当然我们也希望在退出场景这方面,我们的a股也能够尽快的给予创新公司更多的支持,而不是又让一大批非常前进,最领先的公司到海外ipo上市。

  总的来说,刚才讲一个是新技术红利,尤其是中国的一些优势下,虽然我们底层技术不占优,但是我们有我们独特的优势,以及现在用户的行为和付费意愿变化的形势下,我觉得今后五年,十年仍然是非常好的时代,我们团队离开全球顶级的投资机构,整个完整的tmt投资团队,七个人创建创始伙伴资本,为什么呢?很多人说为什么才出来,三年前新基金独立很多,今年出来不一定是好的。我们觉得第一是没有什么好时间,该出来就做了,第二新价值的时代刚刚开始,而不是红利已经消失,在这方面非常有信心的。希望跟更多的创业者,寻找下一位伙伴。我们过去投资的公司30%成为独角兽,如果你加入我们的话有可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成为独角兽。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21世纪报系会议周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