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理财>  正文

中银绒业卷入1.2亿出口骗税案 盛大私有化“三国杀”难止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6年06月30日 01:55:06
中银绒业卷入1.2亿出口骗税案 盛大私有化“三国杀”难止】当年曝光的案件在今年终有眉目。上证报2013年9月刊登《中银绒业骗局》、《皮包公司炮制外销骗局内销客户隐匿裙带关系》报道两年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马生国于2015年2月辞职,当年10月因涉骗取出口退税向公安机关投案。虽然今年当地检察机关已提交起诉书,但时至今日,中银绒业、马生国涉嫌骗取出口退税一事却始终未见诸公告;此外,2015年12月,马生国还涉嫌合同诈骗被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中银绒业则至今仍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之中。(上海证券报)

000982_2" width="578" height="276" />

  当年曝光的案件在今年终有眉目。

  上证报2013年9月刊登《中银绒业骗局》、《皮包公司炮制外销骗局内销客户隐匿裙带关系》报道两年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马生国于2015年2月辞职,当年10月因涉骗取出口退税向公安机关投案。虽然今年当地检察机关已提交起诉书,但时至今日,中银绒业、马生国涉嫌骗取出口退税一事却始终未见诸公告;此外,2015年12月,马生国还涉嫌合同诈骗被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中银绒业则至今仍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之中。

  按规则,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无法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这基本堵死了中银绒业争抢盛大游戏“回归盛宴”的路径。

  而在当前僵局下,中绒集团、砾系基金、银泰集团仍在就盛大游戏私有化一事鏖战,后者私有化的进程则一拖再拖。

  涉嫌骗取出口退税1.2亿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检察院今年提交的起诉书显示,2012年至2013年期间,时任中银绒业副总经理、深圳分公司总经理的郑宁(另案处理)与广东汕尾人林辉斌合谋利用中银绒业的出口资质骗取出口退税款。

  广东汕尾人林辉斌2015年2月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遭刑事拘留,2015年12月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被批准逮捕。

  司法机关文件显示:时任中银绒业副总经理郑宁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马生国商议上述事宜,马生国同意以中银绒业的名义,与东胜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东胜国际”)等11家公司签订489份虚假购销合同。

  有了虚假购销合同,中银绒业的“出口收入”也就有了。

  在中银绒业年报里,东胜国际并不陌生,2012年年报中,两家香港大客户入局,分别是贡献1.16亿元收入的第三大客户中国数码和贡献9157万元收入的第五大客户东胜国际;2012年半年报,中银绒业前五大客户中,唯一的境外客户是贡献7535万元收入的群泰国际商贸有限公司。

  司法机关相关查证资料最终证实,东胜国际所谓的购销合同不过是骗取出口退税用的虚假合同。

  据了解,2012年至2013年期间,在中银绒业与东胜国际等11家公司签订489份虚假购销合同后,广东汕尾人林辉斌安排相关涉案人购买外汇,先转入东胜国际等公司的账户,后转入中银绒业公司账户,中银绒业再以支付原料款的名义转至旗下全资子公司——宁夏中银绒业原料有限公司,再经宁夏中银绒业原料有限公司账户转至杨贤成等个人账户,中银绒业副总经理郑宁安排财务人员于当日或者次日再转回林辉斌指定的个人账户,从而完成虚构与虚假购销合同的资金往来流程。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中银绒业再将资金从体内转出转回涉案人过程中,负责“过桥”的杨贤成正是中银绒业的又一关键人物。中银绒业长期向自然人采购大量羊绒等原料,这也是各方质疑的重点。2009年,中银绒业向杨贤成采购金额达到1.39亿元,占总采购额的17.3%,杨成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2010年,公司再向杨贤成采购9128万元,杨为第二大供应商。同年,中银绒业还向自然人杨小春采购1亿元。

  做假“做全套”。在走完虚假交易的资金流转的同时,相关人员以中银绒业的名义委托深圳市顺安通物流有限公司等33家公司向海关申报出口,非法获取盖有海关验讫章的出口货物报关单。

  合同“签了”,资金“付了”,货物“出口了”,假报出口得以完成。于是,中银绒业用非法获取的出口货物报关单等材料申报出口退税,经司法会计鉴定,共计骗取出口退税款1.2亿元左右。

  盛大置入中银绒业基本没戏

  司法机关相关文书同时显示,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2015年10月,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马生国已向公安机关投案。

  案发后,马生国退回赃款1.1亿元。司法机关认为马生国等人以假报出口等欺骗手段,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共计1.2亿元,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骗取出口退税罪追究刑事责任,但马生国等人有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自首事实,马生国随后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被公安机关决定取保候审,今年2月经检察机关决定取保候审。

  有律师就此表示,检察机关调查及起诉阶段、法院审理阶段都应属于司法机关立案侦查阶段,法院判决生效则表示这一阶段的结束。

  根据相关法规及司法解释,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骗取税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其中,“数额特别巨大”是指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250万元以上的。

  同时,单位犯骗取出口退税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依照自然人犯骗取出口退税罪处罚。记者近日多次致电银川市检察院,但未能获得检察院关于起诉、审判的最新情况的说明。

  除涉嫌出口骗税罪外,马生国还涉嫌合同诈骗。

  中银绒业在2015年年底的回复公告中证实,近期,银川市公安局对其控股股东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立案事项正在调查中,尚未结案。截至该回函出具日,银川市公安局并未因此案对马生国采取任何刑事强制措施。

  司法机关之外,证监会亦正对中银绒业进行立案调查。

  2015年2月,中银绒业公告称,其于2015年1月29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于2014年10月23日对公司立案调查。中银绒业公告透露涉及事项的主要责任人正是前任董事长马生国。

  而在上证报2013年刊发《中银绒业骗局》后的几年里,这家上市公司不断遭受剧烈阵痛:业绩变脸、亏损、大额计提成为家常便饭。但公司未来仍有一线“希望”,中银绒业此前公告显示,中绒集团不可撤销地向公司作出如下承诺:在公司提出计划收购中绒集团持有的盛大游戏权益时,中绒集团会将间接控制和持有的全部盛大游戏41.19%的股份(或对应享有的盛大游戏全部资产与权益)优先出售给公司。

  可是,据证监会最近拟修订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的,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情形,或者其涉嫌犯罪或违法违规的行为终止应已满36个月;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最近12个月内应未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且不存在其他重大失信行为。

  以此为对照,中银绒业及其实际控制人业已卷入多场风波,盛大游戏回归并在短期内注入中银绒业这一平台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此前,在被监管层问询时,中绒集团曾表示,如果该集团无法与其他股东就盛大游戏后续资本运作事项达成一致意见,则其调整盛大游戏境内外资产结构并将盛大游戏股权置入中银绒业的计划将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与障碍,将使得重组方案的实施日程、预计完成时间及最终是否能够成功实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

  盛大游戏“三国杀”鏖战

  在盛大游戏难以注入中银绒业平台的情况下,中绒集团一方面稀释其对中银绒业的控股权,另一方面仍不忘争夺盛大游戏股权。

  2015年10月,中绒集团与恒天聚信(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中绒集团将其持有的中银绒业19.94%股权转让。目前,中绒集团持股中银绒业28.58%股份,恒天聚信持股19.94%。同时,中绒集团还计划让渡自身49%股权,由此,马生国兄弟将仅在中银绒业保持微弱的持股优势。

  如此背景下,中绒集团对盛大游戏私有化份额的争抢,更多是为了其自身利益。

  今年5月中旬,盛大游戏宣布,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下称“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

  这场交易由盛大游戏前代理ceo张蓥锋等主导,原本亦是为盛大游戏复杂的“资本连续剧”打开一个突破口,改变盛大游戏私有化的僵局,但也使得相关利益格局更为复杂。

  在银泰集团加入之后,盛大游戏主要由三方势力构成,即中银绒业的控股股东中绒集团,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及其关联方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制的“砾系基金”,以及新晋势力——银泰集团。据公开资料统计,上述三方势力目前在盛大游戏的持股比例大致为41.19%、43%、9.02%。

  6月13日,中银绒业公告称,控股股东中绒集团将宁夏亿利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亿利达”)、上海蓥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蓥锋”)及张蓥锋,诉至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对方违反对自己的承诺,将亿利盛达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银泰集团旗下公司。

  中绒集团称,在各方共同收购盛大游戏股权过程中,宁夏亿利达、上海蓥锋、张蓥锋共同向中绒集团承诺:上述三方应促使并保证亿利盛达按中绒集团或者中绒集团授权代表的指示,行使其所持盛大游戏4875.92万股b类股的股东权利;且未经中绒集团同意,上述三方应促使并保证亿利盛达不得向第三方直接或间接转让其持有的盛大游戏上述b类股股份。

  然而,张蓥锋对中绒集团所称的承诺函表达异议。

  张蓥锋声明称:从未签过此承诺函,自己的任何决策都是希望盛大游戏能更好发展,“希望个别股东不要只顾自身利益捏造事实、诽谤他人,要共同为盛大游戏的发展努力。”同时,张表示,如果个别股东继续一意孤行,其不排除会对整个盛大游戏投资案的复杂背景做更翔实的披露。

  有律师对中绒集团的主张也提出异议:一方面,上述承诺函只有签字没有盖章,且没有签字日期和地点,希望中绒集团拿出原件鉴定;另一方面,该律师提出,承诺函第七点,即承诺人承诺盛大游戏股权所有收益和成本归中绒集团,这显然不合常理。

  律师认为,看承诺函内容,应该是签署在中绒集团收盛大游戏股权之前,如果此函属实,那中绒集团和张蓥峰等就是一致行动人,而由于之前从未披露该项信息,中绒集团作为私有化财团领导者就存在信披不实,涉嫌违反美国证券法13e条款;同时,中银绒业在a股复牌时也未披露该项事实,因此在境内资本市场也属信披违规。

  同时,相关方面也对中绒集团在盛大游戏的持股表达质疑。中绒集团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称持有41.19%的盛大游戏股权,“事实上中绒集团是以有限合伙企业中的普通合伙人的身份间接控制上述权益,并非实际拥有41.19%的权益;由于中绒集团和上述有限合伙企业中的大部分有限合伙人签订的私下协议并未披露,按约定盛大游戏拆除vie架构后,大部分有限合伙人对应拥有的盛大游戏权益将以独立持有方式持股,不再受中绒集团控制。”有知情人士透露,“中绒集团真正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权益是非常少的,而且目前已经因为实际控制人马生国合同诈骗案被银川市公安局冻结,说其拥有41.19%的盛大游戏权益,涉嫌误导。”

(责任编辑:df099)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