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财经>  正文

美联储再谈负利率 德拉基还有什么招?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6年02月29日 06:26:16
【美联储再谈负利率 德拉基还有什么招?】欧洲央行将于3月8-10日在法兰克福召开例会,而随后一周又是美联储和日银的会议,近几日美联储理事鲍威尔暗示点阵图也不靠谱,这与14年时纽约联储杜德利发表过的言论有几分相似,而副主席费希尔则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正在研究负利率,但并没有准备使用。

  2月22-26日央行动向汇总——欧洲央行将于3月8-10日在法兰克福召开例会,而随后一周又是美联储和日银的会议,近几日美联储理事鲍威尔暗示点阵图也不靠谱,这与14年时纽约联储杜德利发表过的言论有几分相似,而副主席费希尔则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正在研究负利率,但并没有准备使用。

  欧洲央行这边也没有什么好消息,随着油价下跌,国债市场显示欧洲央行恐怕难以避免继续宽松。反观黑田东彦,这位日银行长指责投资者“过度”避险导致金融市场动荡,并为日本央行采取负利率政策的有效性辩护。

  点阵图也不靠谱了?鲍威尔直言美联储面临沟通挑战!

  美联储官员称2016年渐进加息策略依然可行,美联储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支持将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季度预期背后的官员名字公开的想法。他在此前表示点阵图带来许多挑战。

  “我认为,公开点阵图上的点分属哪位官员,是一个很值得考虑的想法,”鲍威尔周五表示。他在周五早些时候表示,如果预期在fomc会议之间发生重大变化,这些点会“不靠谱”。

  “有时候,点阵图和会后声明似乎发出互相矛盾的信号,”鲍威尔周五称。“我的观点是,点阵图总体上对市场参与者是有用的,因此对委员会也是如此。”

  美联储副主席:正研究国外负利率经验但无使用计划

  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周二(2月23日)在休斯敦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上称,虽然美联储正在研究国外负利率的经验,但没有使用负利率的计划。

  费希尔表示,欧洲负利率的经验比预期要好,但欧洲的一些负利率阻止了资本流入。美联储在如何改革的问题上会听取所有建议,央行独立性对好的政策来说很重要。

  他认为,如果不是油价暴跌及美元走高对进口的影响,美国通胀率将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值。同时,美国生产率的疲软更多是暂时性的,而并非是经济长期停滞的信号

  在引发金融市场波动问题上,费歇尔指出,中国与油价共同对市场造成波动,且中国的影响不亚于油价下跌。

  早前费希尔的演讲内容称,现在判断2016年头七周市场波动加剧的后果为时过早。如果金融市场走向造成金融状况持续紧缩的话,可能会放缓全球经济增长步伐,进而影响美国的增长和通胀。但是最近几年,我们曾经历过类似的波动时期——包括2011年下半年,它们基本没有对经济造成显著影响。

  眼下距离美联储下次会议只有三周的时间,决策官员时间所剩无几,他们尚未向市场发出加息仍在考虑之列的可靠信号。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定价显示,投资者预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3月15-16日会议上加息的概率只有10%左右。

  费希尔表示,自美联储12月份加息以来,最近的经济数据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持续好转,通胀显现出升温的迹象。

  不过,当被问到fomc在下次会议上将有何行动时,他称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欧银3月会议“前夕” 一指标显示进一步宽松“势在必行”

  金融市场对欧元区较长期通胀预期的一项重要指标,周四(2月25日)跌至纪录低位,加剧了对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押注,同时将核心欧元区国债收益率推至接近低点。

  欧元区五年、五年远期损益平衡通胀率触及1.40%以下的纪录低位,对本周油价跌势作出反应,这项指标受到欧洲央行密切关注。欧洲央行将于3月10日召开货币政策会议。

  自今年初以来,这项指标已下跌约30个基点,因油价下挫,促使投资人削弱通胀预期。

  油价今天日内下跌约1.5%,凸显出欧洲央行达成通胀率略低于2%之目标的困难。欧元区通胀率目前为0.4%。

  “通胀预期下降是欧洲央行在下月(政策会议上)将考虑的又一个因素,”kbc的策略师piet lammens说。

  欧元区国债收益率走势不一,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1.2个基点至0.16%,远离周三创下的10个月低点。

  欧元区二线国家国债收益率下跌1-2个基点,因欧洲股市上涨提振了投资者对高风险资产的兴趣。

  距离欧银决议还有两周这次德拉基还有哪些“备用大招”?

  欧洲央行(ecb)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还有两周的时间,来决定如何制定经济刺激措施,避免让其同仁或是投资者感到失望。这一次,他的手中将握有包括降息、加码qe、取消出资比例规定在内的一系列“宽松大招”。

  3月9日至10日,欧洲央行的决策者们将在法兰克福开会。届时,他们将考虑,负利率政策和每月600亿欧元(67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是否足以提升物价。

  市场已经消化再度降息一次的预期,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调整量化宽松政策。之前,德拉基已经表示,在职权范围内,欧洲央行的行动没有限制,但是负利率政策存在风险,扩大qe规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将试图在让投资者确信他能克服阻碍,与避免市场失望之间取得平衡。去年12月,欧洲央行的举措就令市场倍感失望。

  oxford economics ltd。经济学家james nixon表示,增加qe规模“将是非常富有挑战的”,他预计时机还未到。nixon称:“这类似于是摒弃常规。在面临类似的情况时,德拉吉往往会有所行动,现在就看他是否还会再变一次戏法了。”

  这一次,他的手中将握有包括降息、加码qe、取消出资比例规定在内的一系列“宽松大招”:

  1。降息

  欧元无担保之加权平均隔夜利率(eonia)远期利率显示,将存款利率从当前的-0.3%下调至少10个基点已经完全被市场所消化。

  由于此举将进一步挤压银行的利润,欧洲央行可能会采纳两级的利率模式,或进一步豁免最低储备,仿效瑞士央行的做法。欧洲央行副行长vitor constancio上周表示,央行应当缓解宽松政策对于银行的影响。

  2。加码qe

  欧洲央行qe措施中,购买的三分之二是国债和机构债,余下的是担保债权和一小部分的资产抵押证券。欧洲央行执委会去年12月份同意,令地区和地方政府债券成为合格的购买对象。

  qe由各国央行实施操作,负责购买本国政府发行的国债。它们必须购买收益率高于存款利率、且期限在2-30年的债券,购买量不得超过该笔债券发行量的33%,若有关键少数(blocking minority)条款,则购买比例不得超过25%。

  需要关注的国家是德国。由于购买操作与各经济体的规模相关,德国占qe总额的将近四分之一。但是在彭博德国主权债指数的51只债券中,只有15只符合收益率和期限的要求,在这个市值1.1万亿美元的指数中只占到3790亿美元。

  布鲁塞尔bruegel研究所认为,按照当前计划,德国可能在2017年4月和2018年3月之间面临流动性限制。如果每月qe实施规模扩大200亿欧元,那么最早到今年11月,可供购买的德国债券就将耗尽。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债券策略师gianluca salford估计,如果欧洲央行扩大qe规模,债券耗尽的时间点可能落在2017年年中至秋季。

  3。取消出资比例规定

  为了降低对德国债券的依赖,欧洲央行可以取消出资比例规定,该规定将购买规模与经济规模相关联。这就会让其他流通在外债券更多的国家获得更大的购买比例,例如意大利。

  如果采取这一做法,那么外界就会认为欧洲央行支持那些寻求更高风险财政政策的国家。更糟糕的是,会引发货币融资的批评,而欧盟法律是禁止货币融资的。

  加拿大皇家银行驻伦敦的欧洲利率策略部门主管peter schaffrik表示:欧洲央行当初采纳出资比例规定是有理由的。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是否有理由改变这一做法呢?答案是肯定的。但这是否是一个理想的措施,也是委员会

  允许一国央行购买其他国家的国债也很难令人接受。像德国这样的国家不太可能愿意购买其他风险更高的国债。

  4。取消所购债券的收益率规定

  欧洲央行可能会放松规定,即便债券收益率低于存款利率,也允许购买。由于从存款机制获得的收入将无法弥补债券持有到期的成本,这无异于锁定亏损。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驻法兰克福经济学家stefan schneider表示:“对鹰派而言,这一做法可能比取消出资比例规定更容易接受。”

  5。购买其他资产

  欧洲央行可能会扩大qe项下合格资产的类别,可能会增加企业债。令人担心的是,可供购买的企业债规模可能不足。法兴银行经济学家anatoli annenkov表示:“已经存在很大的流动性约束了。”

  他说,欧洲央行甚至可以购买股票。由于央行不希望影响市场定价,因此需要情况十分紧急才可能会出此下策。

  6。提高发行上限

  去年9月,欧洲央行提高了可购买的每只发行债券的比例。央行可以再度采取这一措施,但是很可能会限制在不带集体行动条款的证券,这些证券有央行不希望的关键少数条款。

  salford表示:“此举可能会导致市场割裂。如果欧洲央行购买的某些债券更多,可能会因此出现两条不同的收益率曲线。”

  黑田东彦将市场动荡归咎于投资者“过度”避险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周一(2月22日)指责投资者“过度”避险导致金融市场动荡,并为日本央行采取负利率政策的有效性辩护。

  黑田东彦还驳斥了有关激进刺激政策可能使日本银行体系不稳的观点。有批评指出,央行采取的刺激政策挤压了银行放贷回报,而黑田东彦则强调称,即便是在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几年内,银行业营收也一直在上升。

  黑田东彦在国会上表示,“银行业营收也一直在上升,破产企业数量减少促使经济复苏,银行贷款也同样在上升。”

  他补充道,“我确信银行增加贷款会对经济复苏有积极的影响。”

  至今年1月份银行放款余额较上年同期增长2.3%,这是连续第52个月的上涨。

  反对党议员已经几乎每天都要求黑田东彦到国会,就央行负利率政策对他进行质问。负利率政策把公债收益率推至负值,但却没能如决策当局所设想那般提振日股或者抑制日元涨势。

  与1月29日日本央行意外出台负利率政策时相比,日经225下跌近6%,与此同时日元兑美元上涨了约5%。

  民主党众议员铃木克昌在国会中对黑田东彦表示,一些零售商向消费者推销保险箱以免遭受负利率之苦,显示央行政策正引发家庭及企业忧心把钱存在银行反而得花钱。

  黑田东彦为其刺激政策辩护,称对家庭有正面影响,因促使抵押贷款利率降低,而且实质借贷成本下降也助经济增长一臂之力。

  他表示,美国货币政策前景等变数及投资人对欧洲银行业的担忧等外部因素,也是近来市场动荡的部分肇因。

  他表示,“我希望审慎观察市场近期波动对日本经济和物价的影响。”

  日本央行上个月意外宣布对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部分资金实施负利率,在市场动荡有可能危及央行终结通缩的努力之际,再次祭出大胆举措刺激经济。

  分析师称,负利率让本就因放款低回报和企业借款不振而遭受打击的地区性银行雪上加霜,此举还可能让他们面临整合或接受较大同业主动示好的压力。

(责任编辑:df105)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