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领袖>  正文

邓聿文:我们的雾霾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3年01月31日 07:29:20

  帝都北京又起雾霾了,这是一月以来的第四起,而且可能是最严重的一起,新闻中的图片说,能见度不足10米,气象台广播是六级重污染。六级是什么概念,我不清楚,但你可以想像一下,在一间密封的小屋里,许多人在那儿“吞云吐雾”的感觉,北京的雾霾比这还严重得多。

  忽然想起歌手王烽演唱的《北京北京》,有网民将歌词改了,换成雾霾版的《北京 北京》,据说现在网上很流行,不妨歌词全部兹录下面,有兴趣的读者诸君,可以试着唱唱:

  大雾弥漫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空气污染指数竟然不断爆表

  除了仙境般的楼阁把你我围绕

  我依稀看到了满街满眼的口罩

  谁在雾里寻找,谁在雾里哭泣

  谁在雾里活着,又在雾里死去

  谁在雾里奔波,谁在雾里哭泣

  谁在雾里挣扎,谁在雾里窒息

  北京 北京

  能见度说来也就二百多米

  就像开发商到监管的距离

  人们在大雾中相互质问和思考

  探讨如何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

  谁在强调发展,只顾眼前利益

  谁在疯狂开采,不管遗留问题

  谁在标榜幸福,偏又疏于治理

  谁在雾里唱歌,提醒人们警惕

  北京 北京

  听说这几天医院空前拥挤

  多数患者都感到呼吸无力

  在这儿我能体会到你的痛苦

  因此呼吁大家为环保出出主意

  我在雾里呼喊,我在雾里呼吸

  我在雾里活着,不想雾里死去

  我在雾里奔波,我在雾里哭泣

  我在雾里挣扎,不想雾里窒息

  北京 北京

  北京 北京

  是的,在帝都的雾霾中,我们读出了呼喊、读出了奔波,读出了挣扎,读出了窒息。挣扎什么?挣扎自己无法脱离这座城市;窒息什么?窒息我们无力改变此种现状,于是也就只有“厚德载雾,自强不吸”——这个词自雾霾围城后,就成了网络热词,并为了生计,戴着口罩,或者不戴口罩,在这座城,这个雾霾中穿梭奔波。

  要说帝都不重视雾霾,不关注草民的健康那是假。气象台已经发布四次预警了,新的北京巿领导班子也表达了向雾霾宣战的决心,新市长要求市政府对待空气质量问题要“加班加点,高度重视”,并在29日已决定启动包括机动车、工业、燃煤、扬尘等四方面应急减排措施,包括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带头停驶30%公务车;市级103家重点排污企业停产、各类工地露天施工停止作业、停驶渣土运输车;加密道路吸扫保洁频次,加强燃煤供热达标检查等。帝都今后还将打出“组合拳”应对pm2.5,包括淘汰18万辆老旧机动车,在公交、环卫、政府机关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并从下月起实施“京v”排放标准;完成1600蒸吨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植树造林,全面增绿;加强空气质量监测分析和信息发布,推进区域联防联控等。

  然而,决心可嘉,手段也雷霆,效果如何却是存疑的,至少对于眼前的这场大霾,是无能为力的。大兴区环保局一位副局长就“直言”:不管是停驶公车,还是区内十几家企业减排30%,对于空气污染总量的影响都“微乎其微”。外界最关注的是公车停驶,而实际上应急方案里最重要的“其实是宣传”,发布数据,广泛宣传,让大家都知道空气污染严重,尽量少外出,引导大家更重视环保问题。至于要解决这次极重污染问题,这位副局长认为,还是要靠风。

  过去帝都去山西的人,总爱问,"你们山西的污染怎么这样重。"而山西人也总是半是自嘲半是认真地回答:“山西环保靠风。”气象台说,31号后蒙古高原有一股强冷空气南下,会带来大风降温天气,届时雾霾会吹散,北京将重见蓝天。过去讨厌的狂风,现在据说成了帝都居民的最爱,大家盼冷空气就像在暗夜中盼星星。

  既然各种措施对缓解雾霾成效不大,那就自我防护吧。于是,口罩在这些天脱销,新闻报道说,一家经营专业防护口罩的科技企业,一个上午就销光近1000副专业滤尘口罩,“基本都是几十副甚至整箱买”。连股市中生产口罩的企业,股价也封在涨停。各种自我防护的办法或秘籍也在网上流传,什么雾霾天要少开窗,多喝桐桔梗茶,适量补充维生素d,饮食清淡多喝水,等等,雾霾给人们普及了很多生活常识和应急知识,就像当年sars全民自学预防一样。医生则建议用金针菇、南瓜、罗汉果等食材烹调入馔,来化解雾霾天中的危害、调理身体。国人在灾害时的各种智慧和潜能,被充分地激发出来。

  然而,人们终究不能长久生活于雾霾之中,可现实看起来又是那么无奈。雾霾的治理是一个涉及生产到生活方式、经济到文化变革的过程,它不仅仅是经济层面,也不仅仅是环保一家的事情。例如,帝都雾霾一大成因是汽车的尾气污染,它占到pm2.5排放的20%多,而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帝国的汽车保有量已经超过1亿辆,帝都的私家车也达到360多万辆,按照专家的说法,汽车增长所带来的污染物排放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城市应对大气污染所付出的努力。但是,有多少人愿意为了空气清新而少开一天车?有多少人愿意放弃虚荣和炫耀而买排量少的低档车?反正,帝都的单双号限行措施遭到了多数人的反对。汽车是工业文明的象征,也是所谓过上中产生活的一个体现。当环保与我们自身的利益相抵触时,有多少人可以为公益而舍弃自身利益?

  再如,帝都雾霾的另一大成因是外来污染,主要是河北天津的污染物进入北京,大概也占20%的比例。帝都为了环境清新,将原来的纳税大户同时也污染大户的首钢迁到河北去了,以为从此躲开了它排放的各种废气。然而,这不过是把它挪远点而已。目前围绕帝都周边的钢厂,其产能已超过2亿吨、水泥产能超过7000万吨、火电装机超过3800万千瓦。而帝都的地形,极易使这些污染物飘到北京,想躲是躲不掉的。但治理这种外来空气污染,不但关乎区域联防的问题,还涉及到不同地区间的利益分配,帝都是否应当承担更多的减排责任,并负担其他地区的减排成本?

  所以,诸如此类的事情和问题,都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每一项治理计划的出台都需要全面考虑、平衡各方面因素和压力,需要一个长期规划。在现有权力结构和利益分配模式下,我不知道路在何方。当我们期望有一个共同美好的环境和家园时,善于搭便车和走机会主义路线的我们,是否应该做好了放弃部分利益的心里准备?

  不应嘲笑帝都,看帝都的笑话,我的雾霾也是你的。因为普天之下,皆是雾霾。现实已经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们不在雾霾中沉沦,就在雾霾中爆发。

  邓聿文为资深媒体人、民革中央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