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股票>  正文

同城冤家“死结”何时解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3年01月31日 07:09:18

  窃听、间谍、行贿、绑架、举报、走私……用一部悬疑大片来描述中联重科000157)和三一重工600031)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恶战”,丝毫不为过。

  事实眼花缭乱,真实性难以查证。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是,同处一城的两家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巨头为何在此时“巅峰对决”?是工程机械市场“蛋糕”的增量变小?还是产品结构的高度雷同?抑或是两家企业创始人的管理风格?

  “同城冤家”

  对湖南的政府部门及行业主管部门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赶赴长沙,采访湖南省国资委、发改委、经信委等,大多三缄其口。不过,多位政府官员更愿意在私下与记者闲聊,透露政府主管部门的“所作所为”,并发表“个人见解”。

  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管理办公室(下称“行管办”)一位人士称:“三一和中联这种竞争是避免不了的。在市场紧缩、蛋糕变小的情况下,工程机械企业的规模却一天比一天大,于是有了比较激烈的竞争,在这过程中采用一些不当手段,是预料之中的。”

  瑞银证券的数据表明,2010年和2011年国内工程机械产品销量接近18万台,2012年则预计不到12万台。而在市场需求萎缩的同时,目前主要工程机械制造商实现的产能已达到38万台以上。

  上述人士介绍,湖南省政府早就注意到协调中联和三一之间的恶性竞争关系。“早在2011年8月,由省政府牵头,组织了一个签署行业自律公约的座谈会,在湖南省省长徐守盛的见证下,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和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的手握在一起。”

  自律公约即由行管办起草,公约的内容包括各签约单位之间不得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得散布侵害竞争对手商业信用和产品名誉的舆论;不得指使、授意、鼓动、暗示第三方机构、个人歹意攻打竞争对手等等。

  握手并不意味着和解。次年夏天,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和中联重科副总裁陈晓非在微博上掀起“论战”。前者指称中联重科为抢夺市场,采取过激销售策略;后者也做激烈反击,要求对方“先习做人,再思做事”。上述行管办人士承认:“公约其实是废纸一张。落实靠自律,没有处罚措施。”

  此后,中联和三一之间的风波就没平息过。特别是去年年底的一篇“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的报道,更是将两家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中联发布声明称将诉诸法律。不过据本报了解,法律程序实质上并未启动。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政府希望通过协调,来平息两家的矛盾,不希望将此事搞大。”中联内部人士也向本报承认,“政府方面不要让我们添乱。”

  中联虽然实现了管理层持股,但国有股仍占主导地位,湖南省国资委持股比例,来自政府部门的意见,显然对中联重科的危机应对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三一在微博上的攻势不减,至今仍能在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梁林河的微博上,看到大量转载、评论关于中联的负面信息。而中联方面除了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上有过回应外,其他人均避而不谈,明显处于守势,隐忍不发。

  中联内部人士表示:“公司高层指的是‘董监高’,高辉目前并不是高层,他的发言属个人性质,不代表公司。”

  关于中联造假的消息更是满天飞,这些举报来自自称“中联内部人士”或研究机构。如《香港经济日报》就曾收到一封来自浑水创办人carson block的邮件,但记者随后与 carson block 联系,对方称并未寄出这封邮件。是谁发出这封邮件,至今仍是迷。

  “商业基因”

  除了工程机械市场蛋糕增量萎缩导致竞争白热化原因外,还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场“恶斗”更像是企业文化,或者说是商业基因的对决。

  出身农家的梁稳根,早年曾贩羊卖酒,1986年借款6万元创建涟源焊接材料厂,也就是三一重工的前身。1992年梁稳根将企业迁至长沙,进军工程机械行业。

  同一年,时任长沙建筑机械研究院副院长的詹纯新也辞职下海,创办中联建筑机械产业公司。詹纯新为高干子弟,曾任大学教师。

  创业初期,无论是梁稳根还是詹纯新都筚路蓝缕,吃尽苦头。2000年,中联重科登陆资本市场;3年后,三一重工在上证所挂牌。

  梁稳根的张扬还有詹纯新的低调,这种商业基因深深地影响了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