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财经>  正文

“安倍经济学”能否帮助日本摆脱通缩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3年01月31日 07:08:52

  日本陷入通缩由来已久。为治理通缩顽疾并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二进宫”的首相安倍晋三近期强势推行“安倍经济学”,不仅增加公共开支,更迫使日本央行在上周宣布将通胀目标上调至2%并从2014年开始启动无限量资产购买。尽管日央行最新举措意在制造通胀预期,从而刺激日本民众增加消费、企业增加投资,带动日本走入价格上升、经济成长的良性循环,但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与连线的多名外资银行专家认为,指望日本短期内摆脱通缩并不现实。标准普尔主权评级董事小川隆平表示,目前判断“安倍经济学”能否帮助日本成功摆脱通缩为时尚早,称判断政府应对通缩政策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通过改善私有部门投资与消费环境来改变对未来通缩的预期。”

  星展银行经济学家马铁英表示,日本要从根本上解决通缩问题关键在于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量宽政策所致的日元贬值对通胀与通胀预期有正面效应,但对日本出口和经济增长的正面刺激可能是短暂的,其带来的进口物价上升属于“坏的通胀”,不利于经济增长。巴克莱资本日本首席经济学家森田恭平预计,至少在2015年3月底之前日本连1%的通胀目标都难以实现。为了终结通缩,他认为,日本有必要提高劳动力市场流动性。

  qe所致日元贬值有助推升通胀

  自去年11月中旬安倍呼吁无限放松货币政策并追加政府预算以来,日元对美元汇率已贬值约10%,目前约在90比1左右,为将近两年半以来最低水平。不仅如此,日经指数已涨升至逾10900日元,创两年零9个月来新高;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则下降10个基点至0.73%,回到了去年11月上半月、本轮日元贬值刚启动时的水平。巴克莱资本的研究发现,日元贬值、日股上涨和长期利率上升对日本通胀的影响不容忽视,特别是日元贬值。

  基于日经指数上涨2000日元、日元对美元贬值10日元的假设,巴克莱资本对这些变化将对推升日本核心cpi产生多大影响进行分析。结果显示,最强劲的推升动力来自于日元贬值,将导致1年内cpi水平上升0.02%,2年内升0.23%,3年升0.33%;日经指数上涨将分别推升cpi0.00%、0.04%和0.17%。

  日元贬值对通胀与通胀预期具有正面效应,马铁英对记者如是表示,“一是推升包括能源在内的进口产品价格,直接反映至cpi数据上;二是提升日本出口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从而促进经济成长,从薪资、就业的需求层面拉动cpi上升。然而,要从根本上解决日本的通缩问题还有赖于促进经济可持续成长。”他说,日本出口竞争力的问题不单归因于汇率、价格因素,也在于制造业技术优势的弱化。日元贬值对出口、经济增长的正面刺激作用可能是短暂的,所带来的进口物价上升会削弱消费者购买力,不利于经济增长。

  小川隆平认为,日本通过日元贬值来提高通胀水平需要时间,还取决于国内对每种产品或服务的需求水平。除了汽油或煤油或部分基本产品和服务,日本内需水平较低,物价很难上涨。如果日本预期日元汇率能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在目前水平或进一步走低,则进口产品会对国内产品产生一定的替代作用,但这种“第二轮效应”的显现也需要时间,在未来半年左右时间内可能性不大。

  2%通胀目标阻碍货币宽松效果

  据悉,日本央行此次引入2%的价格稳定目标并非获全票通过,有两位货币政策理事会成员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2%超过了可持续水平,在潜在增长率得到强化之前制定一个明确的目标会损害对货币政策的信心。

  从美国情况看,目前核心cpi同比增幅正趋向约2%。森田恭平认为,将此部分归因于货币宽松是可以接受的。然而,在日本,在两方面存在着影响货币宽松有效性的障碍。首先是潜在增长率(大致相当于中性利率)与美国存在差异。在美国,部分因激进的货币政策降低了实际利率,实际利率低于中性利率水平。另外,中性利率(潜在增长率)保持在约2.0%,这样的增长战略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而在日本,这样的关联是不清楚的,收窄了货币政策与实体经济联系的渠道。如果实际的政策利率由央行负责、中性利率(潜在增长率)由政府负责,这意味着政府在增加货币政策的效力方面具有至关重要作用。

  其次是美日在劳动力市场流动性方面存在差异。比较两国失业率和工人工资,以失业率为纵坐标,工资为横坐标,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为一条朝向右下方的斜线,而日本的为一条水平线,表明日本的菲利普曲线是平的。在美国,劳动力市场不仅在价格(工资)也在数量上(失业率)显示出清晰的调整,结果是短期内工资趋于大幅下降。在日本,在数量方面则没有有效调整。换句话说,即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相当低。其结果是工资的调整会花费更长时间,导致持续很久的下跌。森田恭平认为,这是日本长期持续通缩背后的一个因素。

  “美国能将就业最大化作为货币政策目标之一的一个原因是,劳动力市场具有很强的调节功能(高水平流动性)。我们认为,任何忽视劳动力市场流动性的争论以及日本应当向美国那样以就业作为货币政策目标的说法都不可信。鉴于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在政府政策范围内,相信日本政府在这方面大有可为。”森田恭平如是说。

  5月份前后核心cpi有望转正

  1月25日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日本仍处通缩状态:12月份cpi同比增幅从前一月的-0.2%回升至-0.1%,剔除生鲜蔬果及海产品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下滑0.2%,连续第二个月下滑。具体来看,生鲜食品以外的食品和娱乐价格加速下降导致核心cpi急剧下滑。10个主要的价格类别中没有一个推升cpi。

  短期来看,巴克莱资本预计1月份日本核心cpi将同比下滑0.2%,与去年12月份的相同;基数效应可能会导致该指数在4月份之前均处于负值区间,核心cpi同比数据由负转正并持续上升可能始于5月份。

  森田恭平解释道,在作上述预测时巴克莱资本将以下因素视为关键:产出缺口;货币政策;日元贬值;东京电力公司上调电价;其他5家电力公司上调电价的可能性;地方电力公司采用可再生能源进口关税体系;汽车强制保险价格从4月1日开始上调;粮食期货价格上涨;计划中的消费税上调。与去年12月28日所作预测相比,目前的预测假定2014年4月至6月cpi同比数据变化略大,主要影响因素是日元贬值。

  小川隆平认为,目前判断政府能否成功帮助日本摆脱通缩为时尚早,因为日本央行未来的货币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下一任行长与两位副行长的人选。现任行长与副行长将分别于4月和3月卸任,日本政府目前仍处于甄选候选人的阶段。同时,日本通过日元贬值来提高通胀水平也需要时间。

  除了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外,几位专家认为,财政扩张也可以促进短期经济成长,带动物价上升。不过,鉴于日本政府债务水平已高,财政扩张的空间有限。马铁英认为,日本走出通缩的关键在于通过结构性改革措施,如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技术进步与创新、提升产业竞争力来提高经济的成长潜能。其他较具争议的措施包括提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开放移民政策,以应对人口老化问题。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