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理财>  正文

养猪周期长肉价涨跌难调控 供小于求是涨价主因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1年06月30日 10:10:45

  昨天,武夷路周瓯农贸市场,商贩趴在冰柜上看着还没卖出的猪肉。

  早报记者 邹娟 史寅昇

  “生猪的养殖特性,决定其大涨大跌的周期短期很难改变。”早报记者在沪豫赣三地实地调查后得出判断:供小于求成为此轮猪肉上涨的主要原因。调查还发现,猪肉价格每隔三年就完成一个从大涨到大跌的周期。复旦大学经济系教授石磊认为,周期很难改变,不过可以通过集约化生产以及控制疫病等提高抗风险能力,降低市场风险。

  供小于求是涨价主因

  早报记者在河南的持续调查中发现,猪肉涨价的确有成本上升的原因,但成本上涨似乎并非主因。

  从成本上计算,饲料价格上涨20%导致每斤生猪价格上涨0.6元左右;在规模养殖企业,人工费虽然也大幅上涨,但分摊到每斤生猪上也不过涨了0.1元左右。即使算上运费、屠宰费用的上升,每公斤7至8元的缺口仍然无法为成本上涨所填补。显然,养殖户得到了最大的利益。

  农业部数据显示,今年1至4月,全国能繁母猪的存栏量有所下降。而中国畜牧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仅2010年上半年,全国能繁母猪就减少了200万头,以每头母猪年产仔猪15头来估计,在全国每年出栏6亿头生猪的情况下,市场供应量相当于减少了5%。而2010年猪口蹄疫疫情相对严重,也加剧了母猪存栏量的缩减。

  “猪肉价格上涨原因有很多,生猪减少的成分最大也最直接。”上海猪肉行业协会流通专业委员会主任严根桃说道。

  周期长风险难化解

  上海养猪户陆维龙说,养一头猪,最快的需要11个月上市,一般要13-14个月才能完成一个养殖周期。

  2007至2008年,猪价上升,不少农户加入养殖。2010年,养殖数量太多,“猪贱伤农”。所以,江西的养猪户称自己“赚一年养三年”。

  复旦大学经济系教授石磊分析,个体农户做判断时都是理性的,但他们并不知道别人也加大养殖。等到跌价他们减少养殖时并不知道其他人也减少养殖,这就是经济学上的“合成谬误”陷阱。

  上海市农委畜牧办主任李建颖表示,上海一直都有平台发布养殖户信息、全国猪肉价格信息等。问题是,养猪周期一年间,不可控因素很多。比如疫病,再比如饲料成本上涨。李建颖说,即使信息更新了,不管大户散户,要调整养殖为时已晚。

  鼓励集约化生产

  应对肉价大涨大跌,政府也做过不同尝试。比如,2008年猪价高,母猪少,政府通过“母猪寿险”或者补贴成本价鼓励农户养殖。

  在石磊看来,这样的办法收效甚微。他们曾做过调查,增加保险曾出现农民骗保;补贴成本看起来保底,但谁辛苦了一年只是为了保本呢?

  同样,在2010年猪价大跌时,商务部从4月到6月竞价收储储备冻肉。但与粮食收储不同,储备冻肉需要更高的仓储要求,而储备活猪则会持续消耗成本。以2009年为例,中央冻肉收储总量为12万吨,相当于150万头生猪,而全国年出栏生猪数目是6亿。150万之于6亿,杯水车薪。

  石磊说,猪肉价格还是应该由市场来调节,“比如鼓励农民集约化养殖,探索农民与市场的直接对接。减少流通环节。三年周期很难改变,但规模化至少有助于抵抗风险。当集约化达到一定程度,也会反过来影响周期。政府应该大力帮助养殖户控制疫病。”石磊说道。

  未超预警标准

  上海肉价涨幅正常

  早报讯 记者昨日从市农委获悉,目前上海市场的猪肉价格虽然创下历史最高,不过仍在正常范围。市农委畜牧办透露,2009年,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等部门制定并发布了《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暂行)》,自此,上海也建立了生猪价格预警机制。

  根据《预案》,国家在判断生猪生产和市场情况时,用猪粮比价来衡量养猪利润,即每斤生猪活重价格(分子)与每斤饲料用粮价格(分母)的比值作为基本指标,并根据生猪生产方式、生产成本和市场需求变化等因素适时调整预警指标及具体标准。

  调控的主要目标是猪粮比价不低于5.5∶1(一般认为这是生猪养殖盈亏平衡点),即每斤生猪收购价为每斤饲料用粮价格的5.5倍时,正好不赔不赚。如每斤收购价超出0.5元,活猪重按200斤算,则每头猪可赚钱0.5×200=100元。

  当猪粮比价高于9∶1时,启动肉价预警,适时投放政府冻肉储备,必要时向城乡低保对象发放临时补贴。

  昨日上海的猪粮比为7.88:1,仍在正常范围。“至少现在看来,其中并不存在暴利成分,价格并没有超出预警,就不能草率用行政手段打压价格。”畜牧办主任李建颖表示。邹娟

  上海市农委畜牧办主任李建颖表示,上海一直都有平台发布养殖户信息、全国猪肉价格信息等。

  问题是,养猪周期一年间,不可控因素很多。比如疫病,再比如饲料成本上涨。李建颖说,即使信息更新,不管大户散户,要调整养殖为时已晚。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