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读新闻360首页领袖>  正文

收藏品市场淘到一张老照片[组图]

来源:互联网 编辑:dxw360 时间:2010年03月31日 12:07:00

  仲向平,浙江工商大学教师,杭州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著有《杭州老房子》《西湖名人故居》《西溪建筑》等。

  2004年,仲向平受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邀请,参与西湖综合保护工程,整理西湖茅家埠一带的“历史文化碎片”,其中的上香古道也在当时被重新修葺。同时,整理“历史文化碎片”过程中,多处名人墓地也被确认,得以修缮,如陈夔(kuí)龙墓、俞曲元墓等。一些没有确认墓主的墓地,仲向平就把资料保留下来,等待某一天去解开其中的奥秘。

  王金发墓,一直是仲老师苦苦追寻的遗迹,但十多年来,并没有找到可靠线索。上周,仲老师在二百大后面的收藏品市场淘民国时期的地图,无意中发现了两张关于王金发的照片,欣喜万分。

  两张老照片,一张是王金发就义前,反手绑在木棒上,表情镇定自如;另一张,就是王金发墓局部,主体部分是墓碑。后者让仲老师初步断定,之前他在茅家埠空军疗养院内发现的一个墓园,很可能就是王金发墓。此后,他又到浙江图书馆查阅民国时期旧报纸,当时的报道有力地证明了这个观点。

  昨日午后,细雨,仲老师领着我们到茅家埠空军疗养院内,踩着数百米的鹅卵石小路,眼前出现一个小山头,树木参天,假山林立,上面立有休息亭,俨然是一处公园。

  绕到小山头的正南面,有一块空旷的水泥地,上面有几个石台。仲老师介绍,这就是墓园所在。最中间的祭台、两边的祭凳都还保存完好。

  刚好身边有个老人经过,他十多年前住进这疗养院,听说小山头以前是一片坟地,后来被改造了。至于坟的主人是谁,老人也不清楚,听说是个将士。

  墓园目前相对保存完好

  记者朱燕摄影王鹏军

  昨日10:20,仲向平来电:我是研究杭州历史文化的,最近有个重大发现——辛亥革命孙中山和秋瑾的战友王金发的墓在杭州被发现。坟墓被湮没了将近80年,解放以后墓碑就不知去向了。最近偶然在二百大后面的收藏品市场发现一张极为珍贵的老照片,就是这个墓的照片,墓碑上还有蔡元培题的对联。我个人追寻这个墓已经十多年了,以前看到过这个墓的,但是没法证明就是,现在有了这张照片,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疑似王金发墓园发现处

  王金发其人

  仲老师这次发现的两张关于王金发的照片非常珍贵,特别是王金发就义前的照片。

  作家叶兆言在《王金发考》中说:“我曾见过王金发临刑前的照片,照片上的王金发毫无恐惧,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他被绑着双手,捆在用树棍搭起的架子上。行文至此,我又一次找出了这张照片,不由得百感交集。这张照片曾登在报纸上示众,当年一定很轰动,鲁迅的二弟周作人没见过王金发本人,第一次看到他,也是见的这张照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对王金发记忆最深的莫过于这张照片。这张照片是王金发传奇一生的终结,是他不平凡人生的一个句号,一个很不圆满的句号。王金发实在不应该是这样死的。”

  王金发(1883-1915),嵊县董龙岗人,字季高,号孑黎。“幼聪颖,性豪侠,爱习武,善射击。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入乌带党。二十八年归附平阳党,任首领。”1905年加入光复会,后加入徐锡麟和秋瑾在绍兴办的大通学堂,打算起义;起义失败后,徐锡麟和秋瑾被捕牺牲,王金发躲过一劫。

  宣统三年(1911)秋,王金发组织敢死队秘密赴杭,于九月十四(11月4日)夜会合起义新军攻克军械局,为光复杭州立下“首功”。九月二十,应绍兴革命党人邀请,率部光复绍兴,自任绍兴军分府都督。

  之后,王金发生活作风开始逐渐腐化,竟对当年参与杀害秋瑾女士的凶手之一章介眉也“网开一面”。1912年军分府撤销后,拒绝袁世凯“总统府顾问”之聘,携40万元库银赴沪购置别墅,过寓公生活。

  1913年7月“二次革命”时,王金发在上海召集旧部,任浙江驻沪讨袁军总司令。讨袁失败后,又遭悬赏通缉,亡命日本。1914年11月,以巨款贿赂段祺瑞亲信,并由其母出面,向陆军部投诚,准免通缉。1915年5月,王金发与同盟会会员姚勇忱到杭州活动,在章介眉的策划下,遭浙江都督朱瑞软禁,6月2日下午4时被枪杀于杭州陆军监狱。孙中山先生闻讯后感叹“天地不仁,歼我良士”,并誉之为“东南一英杰”。

  鲁迅和王金发在日本留学时相识。鲁迅在《捧与挖》《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范爱农》等多篇文章中提到王金发。

  在《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中,鲁迅对王金发之死很有些悲愤:“秋瑾女士是死于告密的……他捉住了杀害她的谋主,调集了告密的案卷,要为她报仇,然而终于将那谋主释放了,据说是已经成为民国,大家不应该再修旧怨吧。但等到二次革命失败后,王金发却被袁世凯的走狗枪毙了,与有力的就是他所释放的谋主”,“这就是因为先烈的好心,对于鬼蜮的慈悲,他们繁殖起来,而此后明白的青年,为反抗黑暗计,也就是花费更多的气力和生命”。

  根据1917年的报道

  王金发墓原址确在附近

  仲老师在浙江图书馆查阅1917年的旧报,发现当时有两家报纸记录了王金发墓地落成、安葬仪式的消息,文中提到,墓地位于卧龙桥畔,上香古道旁,占地6亩,花费1万多银元。

  如今被发现的这个小山头位于空军疗养院内,以南20米处的院墙外就是后来重修的上香古道;以东与杨公堤的卧龙桥直线距离不超过100米。位置与报道描述非常接近。

  现存的墓台西侧还留有一段西式瓶状护栏和西式墓墙,建造考究,估计当时是花了大价钱的。加上当时留日回国的学生较多,学来西式墓园建筑风格也合乎情理。

  仲老师根据周边的布局和现场留下的遗迹,手绘了一张墓园平面复原图(我们制图人员用立体方式将图呈现)。

  墓地最南面曾有条河,那时候交通不如现在方便,香客要到天竺烧香灵隐拜佛,得先在湖滨雇条小船,一直摇到茅家埠,然后在码头登岸。上了码头就要沿着岸边走过下茅家埠、上茅家埠,到达灵隐,这条路被称为“上香古道”。

  上香古道上还有一座通利桥,至今还在,通利桥正北是一条笔直的墓道,墓道两旁种了一一对应的樟树,只是早已被伐光,如今只留下了最靠近墓台的两株。

  从墓道通往墓台,可从左右两边石阶而上,祭台北面应该是墓冢所在,现在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公园,只看得到假山树木,没有其他遗存了。

  老照片与墓园实地对照

  有几分接近

  仲老师拿出王金发墓地照片,墓冢前面的碑文写着:中华民国六年四月,王君季高之墓,蔡元培敬题。

  墓碑上没有写王金发,而是写了他的字(王金发字季高)。碑文两侧刻有对联:生死何常,湖山无恙;智勇俱困,天地不仁。这是蔡元培根据孙中山当年闻讯后感叹:“天地不仁,歼我良士”而写。

  如此推测现在的祭台后面应是墓冢之处。不知道,墓冢是否已经被损。

  [关于王金发墓地,还有一种说法,《中华文史资料文库》中收有裘孟涵(王金发嵊县老乡)《王金发其人其事》一文,其中提到,王金发死后,陈子明、俞丹屏等为之料理丧事,葬之于西湖卧龙桥畔,解放后,移葬龙井公墓。](本文来源:都市快报)

栏目分类

读新闻360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读新闻360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京ICP备18023072号-2